前不久联邦快递宣布与亚马逊切断合作关系后,航运专家表示,UPS(United Parcel Service Inc.)不断扩大的包裹配送网络将顶替大部分亚马逊包裹配送业务,实现与联邦快递的顺利切断。

此外,美国邮政服务公司(US Postal Service)和其他区域性的包裹运营商也将填补联邦空缺,帮助亚马逊顺利过渡。

 

航运专家表示,UPS 不断扩大的包裹辐射范围和亚马逊日益庞大的内部物流运营体系应该足以应对平台旺季的商品交付。同样,像OnTrac和LaserShip Inc.这样的区域交付运营商也可以在旺季时提供相应交付服务。

 

“与联邦决裂后,亚马逊可能会有一些动荡,但实际上行业内已有足够多的物流服务商可供选择”,Navigo Consulting Group Inc.的创始人兼负责人Tim Sailor表示。

 

而联邦快递之所以选择不与亚马逊续签合同,很大原因在于亚马逊去年给联邦创造的收益仅占总收益的1.3%,不到10亿美元。摩根士丹利分析师Ravi Shanker周三在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双方约80%的业务都在国内航空运输方面,该合同已于6月份终止。

 

物流趋势与洞察有限责任公司的创始人兼首席分析师Cathy Roberson表示,就空运地勤而言,联邦快递并没有在亚马逊获得太多交易量。“他们并没有在亚马逊上赚钱。亚马逊要求很高但价格却压的很低”。

 

7月Prime Day期间,亚马逊不少客户抱怨航司延误的问题。据包裹咨询公司SJ咨询集团公司估计,亚马逊在Prime Day期间出货约1亿包,或每天超过1400万包。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数字”,SJ咨询公司总裁萨蒂什金德尔说。他表示,亚马逊正在迅速扩大其合同提供商网络,以处理最后一英里的包裹交付问题,同时还在不断增加租赁飞机机队来弥补与联邦快递合同的中断。

 

金德尔先生说:“UPS很乐意处理”额外的包裹数量。毕竟上个月USPS已经处理了亚马逊约28%的出货量,就此而言,USPS肯定会说,“谢谢你,亚马逊”。

 

而UPS发言人表示,不对以上言论进行任何评论,并称目前没有单个客户可以占到UPS收入的10%以上。

 

前任包裹行业高管兼电子商务交付顾问亨普斯特德咨询公司(Hempstead Consulting)负责人杰里亨普斯特德(Jerry Hempstead)表示,事实上,UPS和USPS都仅仅只是在帮亚马逊过渡这个特殊时期而已。亚马逊未来一定会在自建物流上投入更多的精力,届时,有卡车、有飞机、有骑手的亚马逊并不需要依赖任何第三方物流服务商的合作。

 

维沃(深圳)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取义Via World, 公司筹建于2017年11月,2019年3月正式在深圳成立,并启用全新品牌 – “VIWO”。其母公司作为阿里巴巴背书官方服务商,旨在搭建物流信息化交流平台,2018年公司总营业额达3亿人民币,专线营业额超1亿人民币。

业务覆盖国内外仓储、最后一公里网络布局及垂直行业物流解决方案设计,合作平台包括Amazon、eBay、速卖通等全球知名跨境电商平台,对接ERP包括店小秘、通途、普源、马帮等。在持续增长强劲的业务和跨境物流需求背景下,目前维沃物联覆盖几千家中小代理和电商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