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6日消息,对于亚马逊会员来说,一年一度的Prime Day是购买心仪促销商品的好机会,但对于许多亚马逊仓储、物流配送中心员工来说却是灾难,过重的配送工作压力以及与之不相匹配的工资待遇,让大批员工选择以在促销日当天罢工的方式进行抗议。

15日,亚马逊位于美国明尼苏达和德国配送中心的大批员工进行罢工抗议,过去几年亚马逊在欧洲地区的员工罢工时有发生,但在美国大规模的罢工活动在今年还是首次,这些员工的诉求是改善工作环境和提高工作待遇。

尽管亚马逊去年已经宣布在美国将最低工资水平提高至每小时15美元,覆盖到25万名亚马逊员工,但依然无法满足工人的要求。

 

在有18000多名亚马逊工人成员的Facebook群组中,时常看到类似工作时间过长、在会员日强制加班、一天送达目标难以达成的抱怨。目前亚马逊在全美拥有超过140个配送中心,这些配送中心雇佣了成千上万名工人从事基础的仓储、配送等工作。

 

在去年的Prime会员促销日中,亚马逊会员总共在平台上订购了超过1亿件商品,而今年的促销日延长至两天,根据市场研究机构Coresight的报告显示,今年亚马逊Prime 会员促销日在全球可能带来58亿美元的销售额。

 

对于员工的罢工行为,亚马逊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些工人团体为了让事情朝着他们有利的方向发展而传递一些错误信息,而事实上亚马逊已经提供为他们提供了满足他们利益的待遇,包括领先行业的最低工资标准、福利待遇和安全措施等。

 

但亚马逊在科技就业界的口碑一直较低。根据美国招聘网站Glassdoor上员工给公司的打分可以看出,在美国科技公司里,亚马逊在员工心中的评分偏低。一位前亚马逊高管 John Rossman 表示,“很多人都认为,亚马逊是我最讨厌为之工作的伟大的公司(It’s the greatest place I hate to work)”。

在亚马逊的仓库里,有一套复杂的监控系统,来确保每个工人每小时能打包足够的包裹。在2011年,亚马逊一个仓库里温度达到了近38度,亚马逊叫来救护车停在仓库外面,但仍然要求工人继续工作—直到倒下被送进救护车。最终在当地媒体压力下,亚马逊在仓库里安装了空调。

 

2018年,佛蒙特洲参议员桑德斯在Facebook公开指责亚马逊(AMZN)和沃尔玛(WMT)支付的工资不能维持员工最低的生活保障。声称,“亚马逊的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 (Jeff Bezos)每天赚取2.3亿美元,而为他服务的员工却需要购买食品券来度日”。

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商平台,亚马逊也是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目前总市值接近万亿美元,今年以来,亚马逊股价已累计上涨超过30%,尽管电商业务依然是亚马逊收入占比最大的业务,但近年来盈利能力最强、收入增长最快且在市场中占据主导地位的,却是其旗下云服务AWS,该业务也被外界认为是亚马逊在未来的主要增长点。

 

据悉,目前亚马逊的全球员工总数为630,000人,在美国拥有30万人。

 

但作为“Amholes”(亚马逊战斗机,亚马逊员工俗称),深受其他科技公司的喜爱。一些猎头也表示,在招聘前亚马逊员工的时候,公司其他员工往往会担心这些人会有太强的竞争力。终究,付出的汗水是可以被认可的。

 

维沃(深圳)物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取义Via World, 公司筹建于2017年11月,2019年3月正式在深圳成立,并启用全新品牌 – “VIWO”。其母公司作为阿里巴巴背书官方服务商,旨在搭建物流信息化交流平台,2018年公司总营业额达3亿人民币,专线营业额超1亿人民币。

业务覆盖国内外仓储、最后一公里网络布局及垂直行业物流解决方案设计,合作平台包括Amazon、eBay、速卖通等全球知名跨境电商平台,对接ERP包括店小秘、通途、普源、马帮等。在持续增长强劲的业务和跨境物流需求背景下,目前维沃物联覆盖几千家中小代理和电商客户。